上野则

a团饭蓝担 all智

「宫大 ks暧昧」对今天遇到的你说再见(始)

这是我贴吧发的第二篇文章,讲的是偶像二宫和也与我们的小天使耕太相遇的场景。
感觉好像没什么爱情的要素,那是因为相处的时间太短了!但是好感绝对是有哒!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。
所以就定为清水暧昧向吧√
依然写得一塌糊涂,真的不是很会结尾……
*ooc
*清水暧昧
*迷

好,来进行拍手礼吧!
喲~喔——

7月的夏天,蝉在树上拼命的叫着,太阳也在天空拼命的散发它的热量。
“好渴,好热!”二宫和也,职业是偶像,自认还是蛮有人气的,前一段时间才刚拍完电影,现在就要去录节目的外景,直到刚刚都在拍外景,好不容易有了点休息的时间,便出去逛逛了,结果…
“这里究竟是哪里啊!”
对,迷路了。
二宫拿着太阳伞打算按着来的路走着,结果却越走越迷路,然后走到一个桃子林,看到树上又大又粉的桃子,咽了口水。
“你想吃吗?”
突然有一个男性的声音传来,吓了二宫一跳,然后男子又说:“你居然打这伞,你是女孩子吗。”
说着就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了,然后对二宫做出请坐的姿势,二宫也没有客气就直接坐下,说:“不是女孩子,而是偶像,偶像脸最重要所以要防止皮肤晒伤。”
“诶,偶像啊,很厉害的样子呢。”然后他伸出手来说:“啊,我叫富士冈耕太,叫我耕太也可以,你呢?”
二宫微微有点吃惊,心想着这人是怎么回事,不过二宫也没怎么在意,便握上了那只手,说:“二宫和也。”
二宫打量了一下身边那名叫耕太的青年,说:“你还真瘦啊。”
耕太:“是吗,大概是因为淋巴癌,做了好几年化疗的原因吧。”
“啊,是吗,抱歉。”,淋巴癌,80%的概率能治愈来着,二宫便以为他已经康复了,心想,又是癌症吗,自己前不久才拍完关于癌症的电影来着,耕太摆摆手,说没关系。
二宫又问:“你是这里的居民?”
耕太说:“是啊,对了,偶像桑是从东京来的吗?”
“是啊。”二宫说:“但是别叫我偶像桑,怪不好意思的,叫我nino吧。”
然后耕太笑了笑,说“那nino,你是唱歌的吗?”
“是的啊。”
“好厉害!”耕太有点兴奋,“那你唱首歌给我听啊。”
“诶~为什么我非唱不可啊,偶像可是靠唱歌赚钱的哦。”二宫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耕太说道,
“那……”耕太想了想,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个桃子出来说:“我用这个跟你换如何?”
二宫拿了桃子,笑道:“成交!”
虽然第一次见这个人,但是二宫觉得呆在他身边有种很舒服,好像是交往了很久的朋友一样,一曲终,工作人员也找到了二宫,二宫也意识到自己出来了很久了。
“那,拜拜。”二宫说道,
耕太:“嗯,有缘再见”
道别后,二宫便跟着工作人员回到摄影场地,继续进行拍摄。
由于二宫今天走开的原因,本来应该今天做完的工作却做不完了,所以要延迟一天离开,等再一次休息的时候,二宫发现已经是晚上了,就打算回旅馆洗了个澡,然后玩玩游戏然后睡觉,洗完澡出来发现,今天白天那青年给他的桃子还没吃,二宫嘴角勾了勾,便拿起桃子吃了下去,
“好甜。”

第二天
“好,摄影完成,大家休息吧。”导演大声喊到,然后跟二宫说:“二宫桑那部分是下午5左右,请准时回来哦。”二宫点点头,说: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看来昨天自己迷路也是给工作人员们带来不少麻烦呢,不过听到有好几小时,二宫也松了松气,从今天一大早起来终于有得休息了。
二宫走到休息棚,拿起游戏机自个玩了起来。
“啊,过了。”二宫的游戏通关了,但又暂时不想玩其他游戏,有点无聊了,看了看表,一点还没到,二宫在场地拿了些东西吃,跟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便去散步了。
说着去散步,但其实心里是想去偶遇一下昨天遇到那个叫耕太的青年,心里满怀期待。
二宫走到一个湖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便出声叫道:“耕太?”
他回了头,果然是耕太 ,“nino~”二宫走到他身边,耕太又说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二宫说:“嗯,偶尔走到这里而已,你呢?”
“嗯,我也差不多。”耕太说:“要不要踩小船?”
二宫看了看那白色的天鹅船,点了点头。
耕太跟和也一起坐了上去,二宫说:“两个大男人踩小船,有点奇怪呢。”
耕太笑了笑说:“我的话就没力气踩的了,靠你了nino。”耕太想伸手去拍一下二宫的肩,但伸到一半便收回来了,二宫并没有注意到。
“诶,这都没力气,你是女孩子吗?”二宫居然把耕太第一次见到的话扔回来,惹得耕太噗嗤的笑了起来。
“嗯?这里好像写了什么?”二宫好像留一点船边的字,“死亡并不是结束?不知道是谁写的,蛮中二的。”
“哪有!”耕太脱口而出道,二宫见状说:“难不成,是你写?“
“啰嗦。”
二宫继续吐槽道:“你是看了什么动漫吗?”
耕太别过了脸,没回答,二宫说:“嘛,的确,死亡并不是结束,各种意义上呢。”然后又继续说:“而且,就算死了,只要有人还记得你,那就不是结束了,对吧。”
“嗯。”
二宫踩着小船,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“啊!”
耕太问:“怎么了?”
二宫说道:“快到我录影的时间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耕太点了点头,说:“要快一点,别又迟到了哦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我迟到了?还有,你会这样说那还不快帮我踩。”二宫打趣道,耕太耸耸肩,说:“我也想帮你,但是力不从心。”
二宫也没有接话了,只是使劲的踩着小船,两人下了船,互相道别便分开了。
傍晚的录影很顺利,很快就结束而且比想象中的还要精彩,因此导演心情大好,便请大家吃好吃的!
料理上来了,是一些高级料理,有人欢喜有人愁,但是愁的大概只有二宫一个人了,谁叫他不习惯吃这些东西呢。
一晚餐下来,二宫没吃多少,但胃还是有点不舒服,但二宫也没管它,就这样入睡了…

——少女祈祷中——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