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野则

a团饭蓝担 all智

「宫大 ks 暧昧」对今天遇到的你说再见(终)

我是勤劳的小蜜蜂~
哈哈哈勤劳是假的啦,只是发之前写过的东西罢了,依然写得糊里糊涂,不知道写什么,但是还是想发!
为什么每次都有ooc呢?因为我真的不怎么会抓人的性格,因为人物的性格只是按着我的理解,和文章的背景而发展形成的性格,大概多多少少会与真实有些不一样,毕竟生活的背景不同。
*be
*ooc

来进行拍手礼吧√
喲~喔——

今天是摄影的最后一天了,二宫的时间是中午三点,在此之前都是其他人在拍。
胃从昨天晚上一直不舒服到现在,决定去医院开点药。
去到医院,挂了个号,然后坐一旁等待,“你不像这里的人呢,你是谁?”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来,二宫看过去,是一位穿着病号服的男生,二宫问道:“我怎么不像这里的人了?”
他说:“嗯,感觉吧,你是怎么了吗?”
二宫说:“胃痛,来开点药吃吃。”
然后他低下头,说:“soga。”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点失望?是二宫的错觉?
二宫也低下了头,偶然看到那男生的腿,觉得有点奇怪,问:“你的腿怎么了?怎么好像那么细?”
“啊,这个吗?”男生拉起裤脚,“这个是假肢,我小时候要治疗癌症,所以不得不截肢了。”
“啊,抱歉。”然后二宫低声说道,“难不成最近是癌症发病的高峰期?”,男生却捕捉到他那小小的声音,问:“还有谁有癌症吗?”
二宫说:“嗯,耕太他也是癌症,啊抱歉,我的朋友。”
“诶?你是耕太的朋友?”男生有点惊讶,“我叫原田信夫,请多多指教。”
“这边才是,我叫二宫和也,你也认识他?”
“嗯,因为是住在同一家医院嘛。”原田笑道:“二宫桑有趣耕太的葬礼吗?”
“诶!?”这次二宫懵掉了,原田看见二宫的反应,连忙说:“原来二宫桑不知道的啊,对不起,我以为……”
二宫没有听清原田后面说什么,诶?耕太的葬礼?那我到现在为止遇到的耕太是谁?过了好一会,然后又问:“你刚刚说的,是谁葬礼?”
原田说:“耕太的葬礼。”原田以为二宫不知道耕太去世了,又说:“耕太最后的人生过得很好哦,所以,不用担心,一定在那个地方过得很好呢。”

从原田口中得知,耕太死于恶性淋巴癌,还有耕太的坟墓在哪里,但是二宫还是想不通,难不成自己遇到灵异事件了?想着想着,胃又开始痛了,二宫找到附近一家小餐馆,进去里面吃了些东西然后吃了药,休息一下感觉好多了,看了看时间,一点都没到。
对于耕太的事二宫只能说自己撞鬼了,现在回想着耕太的脸,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,眼睛的双眼皮还是单眼皮?鼻子是挺的还是扁的?连声音是怎样的也不记得了,很模糊,只记得他有种温柔的感觉,明明是昨天才见完的人……
大概,只有见到耕太才想得出什么吧。
按照原田给的地址,二宫找到了耕太的坟墓,路上顺便买了花。
“富士冈……耕太。”二宫读着坟碑上的名字,这,是真的吗?“耕太……”
“是真的哦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,二宫猛的抬头,发现耕太坐在自己坟碑上面,依然是淡淡的笑着,继续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二宫看着耕太,沉默了好久才说:“我只是来送花的而已。”说完就把花束放在坟墓那里,然后行了个礼。
“谢谢。”耕太从花束抽出一朵花,闻了一下,说:“花很香哦。”
二宫一直看着耕太,拼命想记下他的样子
耕太是一位五官很端正的青年,长得很温柔,肤色也很健康,就是有点瘦,“为什么这样死死的盯着我啊。”耕太感觉到二宫那强烈的视线
“你,真的死了吗?”二宫无意识的问道,耕太听后笑了笑,说:“嗯,但是死亡并不是结束哦。”
二宫想起那天踩天鹅船,好像得到了什么答案,笑了起来,说:“是这样啊,真是输给你了。”
又问:“那你现在是怎么回事呢?”
耕太想了想,说“大概是你夏天遇到的奇迹吧。”
二宫:“那你说你没力气,是因为你已经去世的原因吗?”
“是吧,好像只能碰到自己的贡品,其他都不行呢。”
“那你那天你给我的那个桃子是……”
“是贡品哦。”
“这样没问题吗?”
“没问题因为是我的嘛。”耕太说得一脸理所当然
说完,两人对笑了一下,二宫还有很多话想问耕太,也有很多话想跟他说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说什么好,两人只是沉默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二宫说:“我今天就要走了。”
耕太:“回东京吗?”
“嗯。”二宫点点头,说:“所以,来给你道个别。”顺便来见你,当然,这句话二宫并没有说出口。
“嗯,知道了。”耕太说:“那有缘再见。”
“嗯,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,但我想更深入了解你。所以,你会一直在吗?”
耕太:“不知道,但是偶像桑,工作可不要迟到咯。”
“我……”二宫想说什么,但是又说不出口,笑容也渐渐下去了,最后改口说:“嗯我知道了,那,拜拜。”
耕太:“拜拜,拼命的活下去哦。”
二宫点着头,又说了声拜拜,一边走一边回头,每一次回头一次就说一次再见,仿佛有一辈子道不完的别。
而耕太只是坐在自己的坟碑上,一直回应这二宫。

人生很长,但也很短,要好好活下去。

——END——

评论(5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