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野则

a团饭蓝担 all智

【影日】排球要在晚餐后

管家影x少爷日
出自《推理要在晚餐后》
*清水 暧昧
*这个是半架空吧
*这是假的 捏造的


——开始——

球在空中划过一条大大的弧线,似乎打球那人力气过大,球飞出了场外。
“日向,你去捡球!”
“是!”

他朝着球飞走的方向去,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,他看见一个草丛,于是就钻进去了,按照理论来说,球是不可能飞去那边去的,但是从小到大他找不到的东西多数都会在草丛里找到,所以球也就这样找到了!

日向站起来拍了一下树叶准备回去,抬头发现一个青年正看着他,花瓣落在他黑发上,四目相对,青年向他点头鞠躬,日向也给他回礼,离开之时日向回头,樱花漫天,他的目光依旧追随着他。

“前辈,球捡回来了!”
“啧,慢死了,小子!练习都结束了!”
“……”
“连对不起都不说还在看什么看!有不满的话就退出排球队,这里不照顾你这种公子哥!”
“是…对不起,前辈。”
“真不懂那只细皮嫩肉的手怎么打排球!还说与我比拼,放屁!嗯?总感觉这球比之前的新了…”
前辈一边走开一边说道,日向去跟其他一年生收拾器材。

“日向,那个前辈绝对是针对你的!估计以后有你受了!
“这个就饶了我吧……”
他拍了拍日向的肩膀,以示安慰,“要是受到什么委屈了就跟我说吧!”
“好,谢谢!”
日向跟他走到校门口,校门外停着一辆看起来很高级的车。
“这是我家的车,日向要载你回去吗?”
日向摇手拒绝,指了公交站牌等方向,“不用了,我要去那里…呃…”
“现在还要自己坐公交回家?辛苦你了,回家小心。”
“嗯,拜拜。”

日向目送他离开后自己也走了,他是要自己坐车,但不是坐公交,而是……

“我来接您了,日向少爷。”
“嗯,辛苦你了。”日向把包给他,跳上了那宽大车上,“嗯~~还是自己的车舒服!”


“你是新司机?”
“不,我是今天刚上任的新管家,我叫影山,从今天开始就来照顾您的起居饮食。”
“影山看起来好年轻啊,几岁?”
“今年18岁。”
“18!?跟我同年?”
“是的,准确的来说我还比您年下半年。”
“不会吧!真是辛苦呢!”
“不会,一点都不辛苦!我非常乐意。”


影山打开门,“日向少爷,到家了。”
“辛苦了影山。”

他也不是小子啊公子哥什么的,而是货真价实的大少爷!
他家是横跨金融,地产,乃至药品,出版的世界顶尖的财团,日向集团。
而他就是日向总裁的长子,日向翔阳!
日向按照平常那样,先洗澡,然后去吃晚饭,晚餐时间是他一天下来除了打排球以外最享受的时间。

就算家里只剩下他一个,晚餐时间也要穿好适当的衣服出席,这个是不能失礼的。

时间正好,影山正给他摆放餐具,见日向过来便拉开凳子让他坐下。

“日向少爷,今天的晚餐是……”
“不,不用跟我说晚餐是什么,因为说了我也不懂。”
“是。”
日向盯着他看,现在的影山没有带帽子,“影山,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?”
“是的,白天我们遇见过。”
“啊!扫地的!为什么你在那里扫地?”
“这个是老爷夫人的命令,随身保护您的安全。”
“得了吧,他们只顾着旅游,和照顾可爱的小夏,不过小夏的确非常可爱!”
“不,老爷很担心您的,担心您有没有被不良学生威胁,有没有受到校园欺凌,有没有给女孩子欺骗,整天想着各种问题都快睡不着了,要求我们一直跟在您身边从远处保护着您,让您有安全感,还有…”影山认真的说道:“少爷也非常的可爱!”
“谢谢你的赞赏,不过那个是跟踪狂的行为。”
“……是保护!”

日向懒得跟他争,毕竟是父亲给他的任务他也只能执行了。

日向吃了一口肉,入口即化,肉香在口腔里绽放着香味,清爽不油腻。

“这肉不错。”
影山鞠躬,“得到少爷的赞赏,是我们无比的荣幸。”

在这诺大的餐厅里只有他与影山二人,他在用餐,影山恭恭敬敬的站在旁边,很安静,但是他怎么也适合不了,这种礼仪他不喜欢。

“影山,你会打排球吗?”
“如果只是一点的话,还是懂的。”
“嗯。”日向撑着下巴,用叉子玩弄的碟里的肉,“你也知道我加入排球部了吧,今天一年生对二年生,但是总感觉怎么打怎么不顺手,究竟是什么呢?”
“这个……不,没什么了。”影山欲言又止。
“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,没事的。”
“真的没事吗?”
“当然。”日向笑得一脸温和,心想,让年轻的管家在主人面前坦言的确要勇气吧,能理解。
“那我就直说了,恕我失礼了,少爷。”
“嗯,说吧。”
影山弯腰凑近,“少爷的排球烂得要死,就只是动作快一点但是无论是接球还是发球都像个刚入门的呆子!”
日向吞了一下唾液,移开椅子拉开距离,站起来打开窗户,春风拂过他的脸,窗外的樱花怒放,只为了绽放只有一次的美丽。

管家骂我呆子管家骂我呆子管家骂我呆子!嗯?我是在做梦吗?居然有这样的管家?
“开除!开除开除开除!真是难以相信居然敢这种跟主人说话!你赶紧离开我的宅邸,现在!立刻!马上!”
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“等下!”
影山转身准备要走,日向叫住了他,“你说我打的排球烂的像入门汉那样,我想知道你打得有多好。”
日向拍了两下手,门口就有一个仆人送了个排球上了。
影山接过排球,问道:“在这里打?”
“对!在这里打,你发球我接球!”
见日向撤下领带,衬衫袖子撸上了,做好接球姿势,影山叹了口气,扯松了一下领结,西装一定程度的妨碍着他的动作,把球抛起来,助跑,跳起,拍!
球“嘭”的一声打在了后面的防弹玻璃上,速度之快让日向跟不上!
“这…这个是……”
“那么,我可以走了吗?”
“不,等下…”
影山歪头表示不解。
日向脑子里开始了战争——他这样无礼的对主人说话,不能留!开除开除开除!但是他打球超棒,如果有他教我我排球技术肯定进步飞快!那么…那么……
“那我走了。”
“等下!”日向咬着唇,仿佛丢弃了什么,“影山,请留下来。”
“嗯?”
“请留下来!还有,教我打排球,拜托了。”
“是,但是在此之前,请先把晚餐吃完吧。”


——完——

是不是清得看不出感情线,嘛嘛~就这样吧!

评论(4)

热度(26)